雷军、俞敏洪、王石们的滑雪故事

这里是广告
  ?深响原创?·?作者|吴祎珺

  编辑|洪雨晗

  雪场,是春节假期最容易偶遇商业大佬的地方。

  时常有雪友在南山看到雷军、求伯君的身影,在张家口崇礼则可能偶遇李彦宏,而东北的亚布力则是企业家最密集的雪场,每年一度的中国企业家论坛在此召开。

  有企业家的地方就有江湖,形形色色的企业家们聚集在雪场上,自然不乏趣事。既有体验完刺激的单板滑雪后还不忘宣传自家产品的工作狂人,也有在滑雪中领悟出创业心得的思考者。更有甚者,到处撒钱投资雪场,在兴趣爱好上花出去的钱再数倍赚回来……

  在大佬们驰骋雪场时,不同的滑雪方式,或许代表着迥异的企业精神。

  滑雪运动的先行者

  滑雪起源于欧亚大陆北部极度寒冷的地区。最初,为了在冬季严寒天气中求得生存,人们用皮带把大片兽骨绑在皮靴上,作为滑雪的工具,使得人们可以在浩瀚的林海雪原中自由生活,双板滑雪由此诞生。而在历史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体育运动产生,逐渐演变出“冬季的冲浪运动”——单板滑雪。

  虽同是滑雪运动,双板有着较长的历史,更具传统感、更优雅;喜爱单板的人则是为了追求挑战自我的刺激性。    改革开放后,一批国际往来频繁的企业家们率先接触到滑雪文化,成为了追赶滑雪潮流的先锋,在国外发展成熟的雪场上留下潇洒风姿。

  在众多雪场上的大佬中,同样可以按双板和单板来划分。

  入门容易但进阶相对更困难的双板,通常是企业家们滑雪初体验的第一选择。俞敏洪、王梓木等人便是传统优雅的双板代表。

  作为新东方成功背后的男人,俞敏洪认为,自己的创业经历就跟滑雪一样。出生于教育强省江苏,在激烈的竞争中,俞敏洪三次复读只为考上心仪的北大。这样的执着同样体现在他对滑雪的热爱上。2014年12月份滑雪摔断右脚踝后,俞敏洪仍坚持拄拐现身“畅读中国新媒体峰会”,分析看好新媒体的原因。

  俞敏洪本以为自己此后将和滑雪绝缘,但经过一年的休养后,他又站上了雪场。“任何事情做好都需要付出时间作为代价,学英语是,学滑雪也是。”    来源:俞敏洪微博

  当人们在雪场坐缆车上山时,不是被窗外的雪景吸引,就是和同伴闲聊打发时间。俞敏洪却不同。每次做缆车时,他总是选择封闭车厢,然后掏出随身携带的Kindle开始阅读,一趟20分钟,每天大概来回滑8趟,2018年春节档5天里,俞敏洪读完了3本书。    来源:俞敏洪微博

  另一位也因滑雪摔伤拄拐上台的是华泰保险的董事长王梓木。

  在2002年亚布力年会上,第一次滑雪的王梓木,不满足于初级道,要求教练带他上了亚布力的国内最长的中级道:六号滑道。在这条滑道上,王梓木不仅体验到了自由落体般的刺激感,还有速度失控而导致的“落地感”。

  2013年亚布力年会上,王梓木因摔伤而在术后拄着拐上台,从原本的滑雪获奖者变成了给另一位滑雪冠军颁奖的颁奖者。

  ?    2013年亚布力年会

  当然,王梓木在雪场上的收获不只有伤痛。在逐渐深入了解滑雪的乐趣的同时,他还悟出了企业经营的哲学。

  首先是“控制力等于速度”。做企业和滑雪一样,只有控制力最强的人才能在行业中和雪场上游刃有余。如果一味追求速度而导致失控,前进的方向可能是万丈深渊。其次,“弯道加速理论”。滑雪高手往往会利用弯道加速实现超越,在企业经营中同样如此。在遇到金融危机、经济和行业转型期时,也需要利用转型技术推动企业加速发展。

  然后是“第一不是最重要的”。王梓木每年都参加亚布力年会的滑雪比赛,并曾连续五届获得冠军。但2011年由于会前摔伤未能参加比赛,在拱手把奖杯递给别人时,王梓木抢过话筒发表了“未获奖感言”。那次摔伤正是因为他一心想冲第一,犯了急躁冒进的错误。做企业和滑雪一样,如果不考虑实际情况而盲目争第一,也会导致在企业经营上的摔跤。

  同为互联网企业的双板代表,周鸿祎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却不是雪场上的英姿,而是日本机场拿错行李箱的事件。2019年春节,周鸿祎前往众多大佬光顾的北海道雪场,在札幌机场错拿了一位母亲的行李箱,最后借助万能的微博求助才找回了自己的箱子。    来源:周鸿祎微博

  教孩子滑雪还是企业家作为好爸爸的证据。经历了“抢章事件”的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在“被俞渝手撕”前,曾连续多年带着儿子和俞渝一起去国外滑雪,在儿子高中毕业时,李国庆还骄傲地晒出了儿子滑雪获得的奖章。在李国庆为辩驳俞渝而发的微博中,就以手把手教会儿子滑雪作为自己是“好爸爸”的“证据”。    来源:李国庆微博截图

  相对于双板,单板的历史更短,它的产生受启发于冲浪、滑板和双板。可以说,从诞生伊始,单板就带着浓浓的Hip-Hop气息和极限运动属性。虽然单板入门相对更难但进阶更容易,其自由式的新玩法自由奔放,成为许多大佬们在互联网行业创新的缩影。

  最符合单板这一“极限”属性的,是“中关村劳模”雷军。

  在接触滑雪前,雷军可谓是企业中的“拼命三郎”,他的挚友王川就曾爆料:“雷总觉得春节、十一放七天假太浪费时间了,咱放假三天,后四天开战略研讨会。后来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没有七八天回不来,大家就能完整在家过春节。”小米员工们一定很感谢王川,是他让大家有了完整的假期。

  自从接触这一“白色鸦片”,雷军对滑雪的热爱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足迹遍及国内外雪场,2017年除夕在瑞士滑雪,不惜吃单价68元一个的饺子。有意思的是,即使在雪场上,雷军也不忘推销自家TS滑雪镜、对讲机等产品。或许这就是企业家的自我修养。    雷军曾在一个访谈视频中吐露心声:“假如我能够不当企业家的话,我会特别想去做一个极限的滑雪爱好者”。据说雷军正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滑雪,对互联网时代有了新的认知,才说出那句“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的名言。    来源:雷军微博

  同为单板滑手的代表,王石接触滑雪更早。他从1997年便开始滑双板,2002年“双修”单板,至今已有了24年的滑雪经验,在雪场上70km的时速可谓行云流水。但再熟练的老手也有失手的时候,王石就曾在玩单板时摔断过两根肋骨。

  王石一直是探险者。1995年,王石确诊了腰椎骨血管瘤后为了完成进藏心愿,仍坚持挑战身体极限为进藏打好身体基础,在张家界连续登山5天,终于在1997年实现了为期一个月的西藏漂泊体验。此外,他还曾两次登顶珠峰,创造了6100米中国滑翔伞最高纪录。“作为一个人我觉得最恐惧的不是死亡,是你活着的时候已经没有好奇心。”    来源:王石微博

  虽然滑雪已经成为企业家们的冬季必备项目,国内的滑雪事业却一直处于缓慢发展中。一方面,限于国内天然雪场稀缺,大多雪场都是人工自建,雪场数量基数较小;另一方面,新建雪场的食宿条件与交通位置等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滑雪并没有真正进入普通大众的视野。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然而,滑雪市场很快迎来飞速发展的转折点。申奥成功给中国带来了“冰雪热”,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人们滑雪需求和国内雪场数量因此大幅提升。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数据显示,申办成功后,国内滑雪场数量5年累计增幅达到67.39%,国内滑雪市场的风潮已然来临。

  国内雪场的爱好者

  当滑雪人数越来越多,跟各种圈子一样,滑雪圈也有了鄙视链。有网友给各地雪场排名:瑞士的阿尔卑斯山滑雪场 > 北海道滑雪场 > 北美的滑雪场 > 东北的各大滑雪场 > 崇礼滑雪场 > 南山滑雪场 > 北京郊区内的其他雪场。

  在阿尔卑斯山间飞驰、北海道温酒品雪的企业家们自然不会正眼看北京市内或普通郊区的滑雪场。有时间休长假的企业家们仍会飞往国外,在开会之余则会去东北,如果实在心痒难耐想过过瘾,河北的崇礼和北京周边的南山是不二选择。

  得益于严寒气候,东北的雪场通常是国内滑雪爱好者的首选。在被称为“滑雪之乡”的哈尔滨诞生了众多著名雪场:国内最早出现的玉泉滑雪场、被称为中国第一雪场的亚布力滑雪场等;还有举办过两届冬运会的吉林北大湖滑雪场、设在原始森林中的长白山滑雪场等。

  如果想要偶遇企业家们,在亚布力雪场的可能性很大。

  在第17届亚布力论坛举办的滑雪比赛中,雪场上就出现了合计超5000亿身价的企业家们。由于企业家们在亚布力雪场滑的次数多,摔的次数也不少,这里的六号滑道还被称为“幸福大道”。    亚布力滑雪场

  除了东北,北京周边的雪场中也有很大机会偶遇企业家。

  北京周边的雪场虽然数量不少,但雪场规模较小,雪道的长度和海拔落差有限,难以满足发烧友们的需求。为了追求更好的滑雪体验,企业家们大多会奔赴未来冬奥会场地张家口崇礼的各滑雪场。

  李彦宏和杨元庆就偏爱崇礼雪场。在崇礼论坛上,李彦宏曾坦言,“过去十年,十次滑雪有九次是在崇礼”。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杨元庆也将崇礼雪场视为自己的“保留项目”,早在2003年万龙雪场开业时,杨元庆就成为去滑雪的第一批雪友。    随着冬奥会的临近,国内各地滑雪度假村和铁路交通的兴建,南方一些没有降雪天气的城市也兴起了不少市内雪场,踏入雪场的人越来越多。自申奥成功后,滑雪人次5年累计增幅达到102.91%,人次突破2000万。

  中国在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宏伟目标的过程中,形成了世界最大的初级滑雪市场。在超2000万的滑雪者中,近八成人群为体验型滑雪者。而此时的大佬们,却已经成为了雪场上的老手,也成为了雪场背后的推手。    来源:Mob研究院

  雪场背后的投资者

  优秀企业家总是拥有把爱好变成赚钱手段的能力。

  王石常常会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滑雪日常,如果细心看,不难发现“松花湖滑雪场”的出镜率是最高的。但王石之所以青睐松花湖,还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2014年,王石宣布斥资400亿元在吉林打造松花湖度假区,这虽是万科首次涉足滑雪产业,却在2016年就实现了1.5亿元收入。    来源:王石微博

  位于吉林区域内的雪场众多,松花湖在山体落差和降雪量都不占优势,但王石在深入分析中国滑雪市场后,将万科松花湖滑雪场的顾客人群定位在了初级滑雪者,并利用松花湖风景区打造出“春季户外踏青、夏季消夏避暑、秋季登高赏叶、冬季滑雪旅行”的全年度假村,摆脱了滑雪场非雪季的运营困局。    来源:万科松花湖度假区示意图

  除了松花湖和北大壶,万科VSKI品牌下的另一家滑雪场——石京龙滑雪场在国内滑雪场中也颇有名气。石京龙滑雪场不仅是北京周边首家滑雪场,也是全国首家采用人工造雪的滑雪场。

  另一位看准滑雪市场的,是金山“老顽童”求伯君,北京郊区的南山滑雪场就有他的投资。不少网友表示曾在南山滑雪场看到雷军和求伯君的身影。    来源:南山滑雪场官网

  除了投资雪场,企业家们还把目光延伸到了滑雪品牌上。

  去年4月,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张磊宣布了与美国著名单板品牌Burton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Burton的中国业务。张磊不仅是因为热爱单板,还因为他看到了中国滑雪市场,特别是单板市场的增速,才选择了Burton这一现代单板先驱的品牌。

  此外,张磊还多次在雪场上谈成合作。雪具用品连锁品牌“冷山”的创始人赖刚曾在雪场上遇到张磊,两人同为滑雪发烧友而惺惺相惜,张磊于是将他引荐给清流资本的王梦秋,促成了GoSki的成功融资。2019年的最后一天,张磊和完美日记创始人黄锦峰在北海道二世古雪场滑雪、畅谈一整天,在晚餐时张磊对黄锦峰说的“中国一定有机会诞生新的欧莱雅”,表达了张磊对完美日记投资的决心。据说,蔚来汽车的李斌也正是和张磊去长白山滑雪时,敲定的投资。    其实,滑雪市场的兴起不单单是政策的推动,真正吸引滑雪者的,是滑雪带来的极限体验,这也是滑雪被称为“白色鸦片”的原因。

  无论是双板还是单板,在雪道上享受速度带来的快感时,都需要一定的勇气和技巧。一边恐惧、一边兴奋,这可能是很多企业家们痴迷滑雪的原因,也是他们创业时的心路历程。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而企业家们不仅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还在满足自身兴趣的同时,利用兴趣吸金不少.

  深响
这里是广告,联系